谁是我的最终王者

我大一刚进哲学系那时常疑惑一件事:人是个感官的动物,总要用看的听的闻的摸的来认识外界,我们又怎么能认识、甚至还能全心信靠一位看不见摸不到闻不到的上帝?教我哲学的老师也是一位牧师,他回答的很妙:以后你会发现,那看不见的, 比看得见的会更真实!

话说塞缪尔年纪老迈的时候,他两个儿子约珥、亚比亚当士师都不争气, 贪赃枉法,收受贿赂。民众失望之余,转而要求塞缪尔给他们立一个王来治理他们,就像其他国家一样。

这个要求在我们来看或许很正常,但上帝却不这样想。因为上帝对以色列人有特别的心意。当初他们刚刚离开埃及的时候,上帝就这样说了: 「我向埃及人所行的事,你们都看见了,且看见我如鹰将你们背在翅膀上,带来归我。如今你们若实在听从我的话,遵守我的约,就要在万民中作属我的子民,因为全地都是我的。你们要归我作祭司的国度,为圣洁的国民。这些话你要告诉以色列人。」在这万国万邦之中,神要以色列特作祂的子民,祂要作他们的王;因此以色列有别于其他国家,他们有个尊贵的身分:要归上帝作祭司的国度,为圣洁的国民。上帝要借着以色列,让全世界都认识祂,敬畏祂,归向祂:「愿神怜悯我们,赐福与我们,用脸光照我们,好叫世界得知你的道路,万国得知你的救恩。」

上帝对他们的心意是如此特别,要万国万邦因他们而认识主,但他们却反过来希望跟别的国家一样就好!这在上帝看来实在不OK啊!可见上帝对他们美好的旨意,以色列人不明白,也不想弄明白。他们对自己的未来该怎么走早已商议好,自有一套想法,只希望塞缪尔能跟上帝讲一下,赶紧批准照办就好。以色列人这样做,上帝该怎么面对这件事情?从这些事情我们能学到什么功课是与我们有益呢?

「塞缪尔在年老的时候立了他的儿子做以色列人的士师。他的长子是约珥,次子是亚比亚」。这样看来,以色列的士师除了士师记写12 位,加上塞缪尔记的以利与塞缪尔,再算上约珥与亚比亚,一共有 16 位之多。这两个儿子约珥、亚比亚在别示巴做士师,在以色列最南边。全家服事上帝当然很好,爸爸塞缪尔在伯利恒、吉甲、米斯巴各地巡回当士师(撒上7:16),都靠近耶路撒冷位在以色列的北边;至于他两个儿子就在以色列南边这里当士师,审理以色列的案件。

但问题是他们没有效法自己的父亲,而是贪赃枉法,贪爱不义之财。这情况就严重了。圣经不是责备塞缪尔没管教自己的儿子,而是说他们没有效法自己的父亲, 可见儿女有自己的属灵责任,看见父母有敬虔爱主的好榜样理应效法。而且属灵的品格也无法遗传,塞缪尔忠心爱主的好品格无法透过遗传给他的孩子,孩子要是不效法自己的父亲,结果贪赃枉法收受贿赂就很严重。

塞缪尔年纪大了,他两个儿子又不争气,以色列的长老们担忧他们未来在哪里? 该怎么办才好呢?商议之后决定出招,一起到拉玛去见塞缪尔,要求为他们立一个王治理以色列,像邻近其他国家埃及、迦南诸国那样,有个看得见的王治理就好。

但是塞缪尔听到他们要求立一个王治理他们,不知道是因为被指责自己儿子不好 还是怎样,他是不高兴的。可贵的是他不高兴没有跟他们吵起来,也没有私心作祟铁了心就是要传大位给自己的儿子—他是向耶和华祷告。这是我们要学习的榜样:大家在教会若都没有私心,传道人也没有私心,凡事就是祷告寻求神,求问上帝该怎么办,这总是一个正确的态度,也比较能看见上帝的荣耀与工作。

结果耶和华对塞缪尔说:「你照他们所说的去做吧,因为他们不是拒绝你,而是拒绝我做他们的王。自从我把他们从埃及领出来以后,他们就常常背弃我,去供奉其他神明。」这话讲的非常严厉!虽然上帝答应给他们立一个王,应允他们所求, 但也直指他们这样是背弃了上帝,拒绝这位看不见的上帝做他们的王,只是要一个看得到的王治理他们就好了。从人的角度来说,在这世上好好把握住看得见的事物以为安心是很自然的,正所谓众鸟在林,不如一只在手。但对上帝来说,把祂放在一边弃置不顾,却去找寻这世上一些看得见的成为我们的倚赖与安全感,其实是对上帝的背弃,这是我们要了解的。

塞缪尔得到上帝的启示后,就把祂的话转告给那些请求他立王的民众,严厉地警告他们立一个君王的后果有多严重(塞缪尔对上帝的忠心也于此可见,若他惧于群众压力,害怕得罪大家,是绝对不敢当众讲这样严厉的话):「将来管辖你们的王会征用你们的儿子做他的战车兵、骑兵,要他们跑在他的战车前面。他会派一些人做千夫长、五十夫长,一些人为他耕种田地、收割庄稼,一些人制造兵器和战车的装备。他会把你们的女儿带走,要她们给他造香膏、煮饭和烤饼。他会夺去你们最好的田地、葡萄园和橄榄园,送给他的臣仆。他会从你们的粮 食和葡萄园的出产中收取十分之一,送给他的官员和臣仆。他会征用你们的仆婢及最好的牛和驴来为他效劳。他会拿去你们羊群的十分之一,并让你们做他的奴仆。将来你们会因所选之王的压迫而呼求耶和华,耶和华却不会垂听你们。」

这一大段话在我们听来一点也不陌生,就是老百姓为了好好服事他们的君王,要维系君主政体的世袭传承,就必须要纳税(粮食和葡萄园的出产中收取十分之一)、 服兵役(你们的儿子做他的战车兵、骑兵)、服劳役(你们的女儿给他造香膏、煮饭和 烤饼并征用你们的仆婢)以及土地被征收(他会夺去你们最好的田地、葡萄园和橄榄园)。这些事情在很多国家现在都早已司空见惯,但在以色列以前却是从来没有的。不管是摩西或乔舒亚,在位供职的时候他们尽忠职守带领以色列人完成上帝托付, 可是以色列人倒是没有这样好吃好喝地奉养他们,至于他们的后代就更不必说了, 也不可能靠世袭(父子相传)便成为他们下一任的领导。

塞缪尔讲完一大堆的警告之后,最后还说:「将来你们会因所选之王的压迫而呼求耶和华,耶和华却不会垂听你们。」这并不是说神变卦或失信,神信实的本质是不会改变的。他是在警告以色列人知道这些仍一意孤行,后果必须自行负责有所承担,不要再祷告找上帝帮忙。

2001年美国本土发生的911 恐怖事件,恐怖组织劫持飞机冲撞纽约世界贸易中心双塔,造成飞机上和在建筑物中许多人死亡高达三千人,比二次大战「珍珠港事变」造成的死伤还多。当时很多人纷纷上教堂祷告,问上帝为何允许这件事的发生?但葛理翰牧师的女儿撰文指出:我们决定做很事都认为自己有权利选择,不要上帝干涉,像堕胎、或同性恋者上街头争权利等,但为何现在出事了都要上帝给个交代呢?这对上帝是不公平的。我想,塞缪尔的意思也是这样,既然以色列都知道后果的严重仍要硬着颈项偏行己路走到底,那他们自己就要有所承担,不要出事了又来责怪上帝!

后来以色列建国之后果然为此付上惨重的代价。以色列在扫罗,戴维、所罗门这几个君王之后就分裂为南北两国。南国只统领犹大支派,还有几个好王是敬畏神的;其他十一个支派都归北国统治,但北国没有一个好王,个个拜偶像,不公不义,也处处压迫自己的百姓,让以色列为了当初这个立王的决定吃足了苦头。这在以后的列王记、历代志都有记载。即使塞缪尔巨细靡遗的警告他们立王的后果有多严重,无奈民众硬着心还是不肯听从。他们回答说:「不,我们想要一个王治理我们,这样我们就会像其他国家一样, 有王来统治我们,率领我们,为我们作战。」塞缪尔眼见说好说歹都劝阻无效,无奈之余还是把这些人的话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耶和华。

但上帝这次不再坚持了,决定要放手,祂就对塞缪尔说:「照他们说的去为他们立一个王吧。」于是,塞缪尔对以色列人说:「你们各人回自己的城去吧。」这不是拒绝他们,因为立王需要一些时间 着手进行,大家一直留在这里也不会马上有个王冒出来,所以请他们先回去再说。

有个问题需要好好讨论:若像其他国家一样,有一个看得见的君王来统治他们, 率领他们,为他们作战,就真的可以摆脱外族的压制解决问题了吗?其实不然!我们若考察圣经回归事实,便会发现能否摆脱外族压制,这跟有没有立王一点关系都没有!因为以前他们也不是靠什么君王来解决外族压制的问题。

从前以色列人脱离埃及法老王的压迫离开那为奴之地,是因为有君王为他们征战 吗?不是!是上帝用十灾使法老王同意放他们离开埃及,最后以红海淹没了埃及军队的追赶,还以云炷火炷在旷野引领他们—都是上帝亲手在带领,不是王。后来以色列能进入迦南地把外邦人赶走,在那流奶与蜜之地建立家园分地为业, 是因为有君王为他们征战吗?也不是!乔舒亚只是担起将军的角色带领他们作战, 他未曾被立为王,没有穿上王袍接受欢呼,任务结束他就回到分到的地业安度晚年。

最后到了士师时代,正当以色列人一次次被外邦人压迫,呼求神拯救,试问有哪个王为他们征战吗?一次都没有!都是上帝一次次地响应他们的呼求,兴吉士师来拯救他们。若这些年代久远已经忘了,但上一章上帝用雷击为他们退兵,把非利士人赶 走的事难道也忘了吗?可见,以色列人有个迷思:当他们看到别的国家有君王带领军队打仗,都把他们压得死死的,他们就觉得,要是能像这些国家一样有个君王带领我们打仗那就好了, 所有现实问题都可以解决了?! 却没想到,他们之所以被压迫,那是因为上帝的管教,要管教他们离弃神的问题! 若是不认识神的作为,不认识神在我们生命里所作所为的用意何在,自然无法看清自己真正问题在哪里,只能在问题的表面寻求解决!当然也解决不了问题!

16 世纪神学家加尔文说的有道理:你要先认识上帝,才能真正认识自己!若把这话反过来说也是一样:若不好好认识上帝,未能清楚明白祂在我们生命里的作为有何旨意,我们永远也无法真正认识自己,只能在问题的表面打转,瞎搅和,白忙一场, 甚至后果更严重!(他们要的王,以后还会作威作福剥削他们!以前无论是摩西、乔舒亚或十几个士师都没有这样压迫他们)上帝虽然看不到摸不到,但却非飘渺虚幻,而是无比真实!正如罗马书 1:19-20 「神的事情,人所能知道的,原显明在人心里,因为神已经给他们显明。自从造天 地以来,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,虽是眼不能见,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,叫人无可推诿。」我们看这宇宙的浩瀚伟大,设计巧妙,怎能说没有上帝呢?

谁是我的王?这是每个人终其一生都必须面对的问题!当我们决定撇下这位真实全能的上帝,想要寻求这世上看得见的事情成为我们的安全感,以为如此更能安然稳妥可靠稳固。事实上,我们是拒绝上帝作我们的王,我们是凭自己的感觉,按自己肉体的喜好,让自己作自己的王。或说:以色列要立一个王,是因为塞缪尔的缘故,不能怪他们? 回答:塞缪尔老迈,他两个当士师的儿子又不争气地贪赃枉法收受贿赂,固然要自担己罪。但民众可以请塞缪尔祷告,问问上帝该怎么办?请求上帝来指引他们未来的道路,而不是已经商议好一套办法坚持要上帝照办,甚至面对上帝提出的警告也弃之不顾。因此,以色列人实在应为自己的选择负责,不能「牵拖」塞缪尔!若我们害怕自己承担这偏行己路的后果,那又该怎么办呢? 回答:那就应该实实在在地以上帝为我们的王,凡事敬畏祂、倚靠祂、认定祂、 遵祂而行!正如箴言 3:5-6 告诉我们的:「你要专心仰赖耶和华,不可倚靠自己的聪明,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认定他,他必指引你的路。」

亲爱的朋友,我们渴望上帝负我们一生的责任吗?我们若要上帝负我们一生的责任,那我们就要尊主为大,不凭自己的意思定夺道路,凡事要认定祂,按着祂的带领走;反之,若像以色列那样已经乔好一套剧本只希望上帝「好好祝福就好」,那上帝就会退出,让我们自己负责了。